示例图片二

短视频第一股云想科技不赚钱 盈利孱弱严重依赖头部短视频平台

2020-12-06 10:25:12 88bf唯一官网 已读

12月3日消息,港股短视频第一股Netjoy(云想科技)通过港交所聆讯,公司为嗨皮网络的控股股东,海通国际为独家保荐人。嗨皮网络成立于2012年,2016年4月21日在新三板上市,2019年4月19日除牌。

根据艾瑞咨询,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国的短视频营销市场共有约40000家在线营销解决方案供货商。根据艾瑞咨询,2019年,按短视频广告所产生的总账单计算,公司为中国第三大在线营销解决方案供货商,市场份额为3.4%。

公司主要提供两大业务。1)向广告主及广告代理提供在线营销解决方案,短视频营销解决方案服务是云想科技的核心业务,服务内容包括用户流量获取、广告素材制作及优化活动效果等,由此收取一站式在线营销解决方案费用。2)在公司自营花边平台上为广告联盟及广告主提供广告位产生收入。2019年,公司推出两个短视频KOL节 目,《偶像请回答》及《嬉游大娱记》。

公司变现能力惨淡,销售成本超90%

受益于短视频兴起,公司业绩增长迅速。2017到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收入2.35亿元、11.86亿元、23.13亿元。不过,公司2020年中期实现收入7.97亿元,较去年同期12.86亿元大幅下滑38%。

对于中期收入大幅下滑,公司表示,主要因公司丢失最大客户所致。2019年公司最大客户贡献了公司6.57亿的收入和1860万元的毛利,分别占公司收入和毛利的28.4%、11.7%。

净利润方面,2017-2019年,公司分别实现3300万元、6948万元、7293万元。2020年中期公司实现净利5708万元,同比增长60.56%。对于应收下滑净利大幅增长,公司表示,是由于公司线上营销解决方案服务毛利率提升至两位数到10.6%所致。

虽然净利实现了大幅增长,但公司存在变现困难,销售成本高企的问题,2019年上半年公司销售成本一度占营收的95%。公司近三年毛利率从21.1%减少到9.1%并进一步减少到2019年的6.9%。2019年上半年,公司毛利率只有5.4%,12.86亿的营收只带来了3555万的净利。公司更是提示现金流风险,公司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却无法保证转正。

收入下滑、毛利率低下以外,公司泛娱乐内容服务业务逐渐被边缘化。从2017年实现收入6960万到2019年只有3070万元,营收腰斩。2020年中期该业务实现收入86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1920万元再度腰斩。不仅如此,公司该业务贡献的毛利也从2017年的3530万元持续下滑到2020年中期的124万元,毛利率从2017年的50%多下滑到现在只有14.3%。

议价能力孱弱,深度依赖头条系等短视频平台

销售成本高企的背后,公司在行业中议价能力较弱,往往需要为了获取流量向供应商付出高昂成本。其中,字节跳动、快手等均为公司前五大供应商。

巨量引擎(字节跳动控股,包括运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懂车帝、穿山甲的实体,其营销能力通过巨量引擎聚合)为公司五大供应商之一,公司则主要从巨量引擎的主要内容分发平台获取用户流量并于该等平台投放广告。2017年至2019年及截至2020年中期,公司自字节跳动采购额占公司用户流量的总采购额的百分比分别为40.5%、86.4%、88.3%及87.1%。

流量深度依赖头条、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使得公司盈利能力被严重挤压。于2017年至2019年以及2020年中期,公司获取流量成本分别为1.84亿元、10.72亿元、 21.34亿元及7亿元,分别占公司销售成本的99.3%、99.5%、99.2%及98.3%。

不仅如此,除了高昂的获取流量成本,公司还需要支付高昂的预付款。云想科技表示,公司需要向领先的网路平台支付大量预付款以获取流量。2017-2019年以及2020年中期,公司用作购买流量的预付款余额分别为人民币900万元、1900万元、8210万元及1.29亿元。

站在短视频风口,2019年从新三板摘牌后,云想科技今年6月提交赴港上市招股书,但孱弱的议价能力和未来盈利能力的不确定性,能否获得市场认可?依赖头条系等短视频平台又如何实现业绩突围,或许是云想科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文/金石)